刘邦无才无德为何能成为一支起义军首领 与项羽争霸
热文

刘邦无才无德为何能成为一支起义军首领 与项羽争霸

2019年10月01日 18:27:08
来源:纸上谈兵

原题:无才无德的刘邦为何能成首领?这两件事充分展现了他做首领的优点

项羽通过巨鹿之战取得了实力上的证明,而刘邦则通过先入咸阳取得了政治上的名份。刘邦以胜利者的姿态,带着满怀的喜悦,率部将十万大军兵不血刃地入主咸阳城,刘邦面临着一场新的考验。这些来自贫苦农家的子弟,在经历了长达一年的浴血奋战之后,看到的是秦都咸阳的另外一个世界:雄伟高大的城墙,壮丽辉煌的宫殿,数不清的奇珍异宝……这足以令起义军将士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沉浸在欢庆胜利的海洋之中,他们是何等的兴高采烈。

就连素有“好酒及色”的刘邦自进入皇宫,也想不到人世间竟会有这样美妙的天堂。当年观看秦始皇的车驾出游时感叹“大丈夫当如此”,面对昔日供秦皇帝一人享用的宫殿、财宝、美女,如今只归自己一人所有,燃起了刘邦心中的皇帝梦。刘邦一下子掉进了温柔乡,迫不及待地想要留宿皇宫,享受一下皇帝的生活,全然不管外面发生的一片混乱的局面。

项羽九郡

刘邦的众多部将进入咸阳之后,都争先恐后地奔向秦王朝的府库,争夺金银财宝归个人享有。唯独萧何却带着手下人冲进秦丞相、御史、太尉(秦设置的“三公”)的府衙,把所有的律令文书、图籍簿册、户籍簿等档案妥善收藏起来,然后一车一车送往霸上的军营中。萧何曾经担任过文法官吏,具有先见之明的他知道这些文书档案对以日后争夺和治理天下的重要作用。萧何的这一举动堪称难能可贵。

入兵咸阳后,萧何首先想到的是日后争夺天下,并收藏了秦王朝的档案文书。事后整理档案时才发现,有一批太尉府的军事地理档案记载翔实,凡天下山川形势、关隘要塞等都一一记述,在日后的楚汉争霸中可是派上了大用场。正是凭借着这批档案资料,才得以“具知天下厄塞,户口多少,强弱之处,民所疾苦者”。后来的事实证明,项羽兵入咸阳后,放火将秦宫室烧得荡然无存。如果不是萧何以先见之明保护好这批宝贵的档案文书,这些资料就要一同被化为灰烬了。

此时保持清醒头脑的还有樊哙和张良。樊哙闯进秦宫劝谏刘邦说:“沛公是要打天下,还是做个富翁就满足了呢?就是这些华丽奢侈的东西让秦朝灭亡了,您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呢?还是不要留在宫中,赶快回到霸上军营里去吧!”刘邦经此凉水一泼,有所收敛,但是难以割舍眼前的物质享受。张良也对刘邦说:“秦无道,沛公才能入主咸阳。您是为天下除暴秦而来,应该安抚苦秦已久的民众。如果像秦二世那样安于享乐,这就是助纣为虐啊。俗话说: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樊哙的话说得很对,希望沛公听从他的劝告啊。

”刘邦毕竟是具备领袖素质的,一向也是信任张良的,听了张良的话,马上顿悟过来,立即起身出宫,下令封闭仓库,不准擅自进入。之后,刘邦带着将士返回到霸上。咸阳城内只留了周昌率领的少数部队来维持秩序。假若沛公执意留在咸阳城内,项羽统率几十万大军来到后,沛公将会遭受怎样的命运?还好刘邦做了正确的选择。

刘邦不愧为做帝王的天资和素质,他一时迷惑,但从樊哙、张良的劝谏中受到启发,认识到当务之急是赢得民心。刘邦目前的紧要任务是要塑造起为民除害的光辉形象,争取秦民的拥护。这对于混迹市井的刘邦来说更熟于此道。汉元年十月初(前207年11月),刘邦召集咸阳附近各县的父老开会,刘邦能将开会的通知能够下到达基层,这正是发挥了萧何收藏的那些户口簿籍的作用。

刘邦发表了着名的演讲:“你们被秦朝的苛刻法令害苦了。我与怀王有约,先入关中者为王。所以今天,我要跟诸位父老约定三条法令原则:第一,杀人者偿命;第二,伤人者要抵罪;第三,盗窃者也要判罪!其他秦国的法律、禁令,一律废止。父老百姓可以安居乐业,我来到这里是为你们除害的,大家不必惊慌。我之所以还军霸上,目的是等各路诸侯到达后,共同商定下一步的安排而已。”刘邦还叫各县父老和原来秦国的官吏到咸阳各县去宣传这三条法令,无比使约法三章家喻户晓。

百姓听了刘邦的约法三章,高兴得不得了,争先恐后地拿着牛羊酒和粮食来慰劳刘邦的将士。刘邦一概辞谢,劝他们把这些东西拿回去。他说:“粮仓里有的是粮食,不要再让人民破费了。”大家更是喜上加喜,心悦诚服,刘邦的军队在关中百姓心中留下了好的印象,人们都唯恐刘邦不能留在关中做王。在秦末乱世之中,有谁会做出像刘邦这样高瞻远瞩的英明决策!在进入关中后的短短时间内,刘邦出色地践行了得人心者得天下这一历史性真理。

沛公在霸上驻军期间,萧何任“监督庶事”,还分封了一些爵号:卢绾封为长安君,刘交封文信君,樊哙封贤成君,曹参封建成君,灌婴封昌文君,郦食其封信成君等等,刘邦集团的执事班子已经初步形成,这个集团的凝聚力更加牢固了。

沛公在霸上奉行得民心的英明决策之时,还出现了一段小插曲。有位旧秦的博士(秦时专掌经学传授的学官,诸子、诗赋、术数、方伎皆立博士。)向沛公献了一个计策,说:“关中地区富足,比起关东要富庶十倍,地理形势险要。我听说章邯投降了项羽,项羽封他为雍王,要把关中交给章邯治理。章邯跟随项羽率大军前来,沛公恐怕得不到关中地区了。应该急速派兵把守住函谷关(今河南灵宝东北),不让诸侯的军队进关中。同时征发关中子弟,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准备抵御诸侯的军队。”刘邦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便采纳并付诸施行了。但刘邦不曾想到,这个计策反倒引来了一场大祸,项羽率领四十万大军直奔咸阳而来,而帮沛公化险为夷的正是智囊人物--张良。

汉元年十一月(前207年末),项羽率四十万大军抵达函谷关,这支庞大的军团有项羽从彭城带出来的楚国军,还有魏、赵、齐、燕等国的联军,现在都统一归顺在项羽的旗下。项羽马上将要进入咸阳,却听说函谷关的关门紧闭,有士兵把守,不能进入。又闻沛公在关中约法三章早已平定关中,项羽顿时勃然大怒,马上下令英布等人率兵攻关。项羽随后率大军驻扎在距离霸上四十里的新丰(今陕西临潼县东北)的鸿门(鸿门为山坡名,今陕西临潼东项王营)。英布是项羽部下最为得力的一员猛将,攻无不克,函谷关一时间就被攻破。

攻陷函谷关后,项羽大军长驱直入。同年十二月,项羽大军抵达戏西(戏水源出骊山,流经陕西临潼县东,入渭水。)当时,项羽拥兵四十万,号称百万,驻扎在新丰(今陕西临潼县东北);沛公拥兵十万,号称二十万,驻扎在霸上(今陕西西安市东南)。驻守函谷关的军队是刘邦部下的左司马曹无伤,自跟随刘邦出征反秦以来,升职晋爵的愿望一直没有得到满足,内心十分不满。

此时,号称百万的项羽大军攻破函谷关,曹无伤没有立即向刘邦报告,而是审时度势,认为这是向项羽另攀高枝以求封赏的好机会。马上派密使求见项羽,告诉项羽说:“沛公想要在关中称王,令子婴为相,秦宫中的奇珍异宝都被沛公占为己有。”曹无伤所言纯属挑拨离间之词,项羽听后顿时火冒三丈,下令:“明天一早以酒肉犒赏将士,吃饱后出兵消灭沛公的部队!”

项羽大概是出于一时气愤要消灭刘邦,但是项羽的军师范增却早就有了消灭刘邦的打算。依范增看来,众多诸侯中,只有刘邦日后能够与项羽一争天下。项羽平时过于自负,不肯对“约为兄弟”的刘邦下手,如今项羽自己决心要削弱刘邦,范增自然是很满意。范增趁机进言对项羽说:“沛公在山东时贪财好色,如今入关后,不取财物,也不接近女色,可见他志向不小啊。我派方士观察过他头顶上的那团云气,都说是龙虎的形状,五彩缤纷,这可是天子之气啊。应该立即出兵,不要坐失良机啊。”眼下项羽正在气头上,范增的这番话无异于起了火上浇油的作用。鸿门距离霸上仅有四十里路,明天一早突袭刘邦也只是在楚军上层作出的决策,仅有少数人知道。项羽是天生的军事家,搞突袭这种伎俩还是有的。

项羽、范增决定明天一早突袭沛公的消息传到了项羽的叔父项伯耳中,他不禁大吃一惊。项伯,原在楚国任左尹(令尹的副职)的职务,是项羽的叔父。因张良曾经帮助过项伯逃脱秦国的追捕,张良对于项伯有救命之恩,项伯也视他为生死之交。他知道张良跟随在沛公的帐下,想到救命恩人要有血光之灾,便连夜快马加鞭地赶到霸上找张良,把项羽决定明日一早出兵袭击刘邦一事向张良讲了一遍,想要叫张良同自己立即提前逃走。张良倒是很冷静地说:“我是奉韩王的命令岁沛公出征的,现在沛公有危险,我私自逃走这恐怕是不符合道义的啊,不能不告诉他一声啊。”张良请项伯在帐中稍事休息,自己急忙找沛公说明情况。

因为没有得到前方的战情,刘邦对于函谷关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等张良急忙来到军帐中,把项羽决定发兵突袭一事向沛公禀告后,沛公才大惊失色地说:“这可怎么办才好?”张良问:“这是谁给大王出的派兵守关的主意?”如此关乎全局的决策大事,竟然瞒着张良独自实行了。刘邦赶紧推脱说:“有个小子对我说:‘派兵把守,不准诸侯的军队进来,这样就可以可尽占秦地,称王关中了。’我就听从了他的话。”刘邦口不择言地解释了一番,将责任推诿到其他人身上了。张良继续追问道:“大王估计一下自己的兵力能够抵挡得住项王的进攻吗?”刘邦沉默不语,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的兵力肯定抵挡不住,我们该怎么办呢?”

见到沛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张良马上将早已想好的主意告诉刘邦说:“请当面请求项伯帮忙向项羽求情,沛公是不敢背叛项王的。”刘邦经张良如此一点拨,马上醒悟,要先服软才行。刘邦竟然丝毫不知张良在项氏家族中还有这么一条性命攸关的人脉关系,了解到张良与项伯是旧交,对项伯有救命之恩时,心里禁不住感叹张良此人深藏不露。问明项伯的年龄要大于张良时,刘邦马上说:“把项伯召进帐中来吧,我拜他像大哥一样对待。刘邦大祸将至,经张良指点,也毫不逊色,立即恢复镇定,马上进入角色,还要拜项伯为大哥,足以见刘邦见风使舵、能屈能伸的能力,好汉坚决不吃眼前亏。

张良奉沛公之命邀请项伯去见沛公,项伯最初是拒绝与刘邦会面的,经不住张良三番两次的规劝,晓以理,动以情,这才答应见面。项伯入帐中见刘邦,刘邦毕恭毕敬地以兄长礼节拜见,又亲自敬酒祝寿,打消了项伯的敌意。既然结为兄弟,免不了一番寒暄,得知项伯家里有儿女之后,马上与项伯”约为婚姻“,结为儿女亲家,于是刘邦与项伯有多了一层亲近关系。刘邦当时只有女儿鲁元以及儿子刘肥、刘盈,不知道刘邦在为谁张罗?有了”大哥“和”亲家“这双层关系的保障,刘邦开始步入主题,将入主关中的事情赖个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