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环境灾变是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原因:源于自然科学的秘密
科技

气候环境灾变是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原因:源于自然科学的秘密

2019年10月08日 08:31:53

古楼兰自1901年被瑞典学者斯文·赫定发现以来,深受国内外探险家、学者、游客的广泛青睐,有的趋之若鹜争相前往探险觅宝,有的想一睹为快尘封沙海千年之久的楼兰王国,而更多的则是去探寻曾经作为西域强国的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之谜,而并非古楼兰帝国的灭亡问题。

“灭亡”是被征服、被消灭之意,通常指帝国灭亡或国家的朝代更迭,灭亡了未必消失;而“消亡”是指灭亡且消失之意,特指某个文明的灭亡和消失,如楼兰古国在公元763年前后的凭空陨落和突然消失。

由于人们对消亡灭亡这两个概念理解的不同甚至把它们等同混淆起来,造成很多人长期以来真正感兴趣的问题和所津津乐道的问题不是一回事——绝大多数人真正感兴趣的是楼兰古国为何突然神秘消亡:一夜之间不见了!而他们津津乐道的则是有关楼兰古国的灭亡或朝代更迭问题。显然,楼兰古国的突然神秘消亡与楼兰古国的朝代更迭,这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那么,曾经作为西域强国之一的楼兰古国为何突然凭空消亡了呢?造成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根本原因何在?是什么神秘力量造成了延续千年的楼兰文明的突然消亡呢?。这里主要从自然科学的视角谈谈楼兰古国的突然神秘消亡之谜,而不是楼兰古国的朝代更迭。

楼兰古国相关的史料和着述,泄露了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与沙漠环境密不可分

这里首先澄清的两个概念,就是涉及到的楼兰古国“灭亡”与楼兰古国“消亡”,这是两个不同含义的概念。“灭亡”是被征服、被消灭之意,常说帝国的灭亡或国家朝代更替;而“消亡”是指灭亡和消失之意,通常说的是某个文明的突然灭亡和消失。

大家常说的楼兰古国的灭亡主要是指古楼兰国由于发生战争导致的朝代更迭,这种更迭就是指的改朝换代,其最大的特征是虽然以前的统治集团和制度不在了,但是整个街区、古城、生态环境还在,老百姓及其赖以生存的“江山”尚存!

这里所说的楼兰古国的消亡特指的是楼兰古国的突然灭亡和神秘消失,这种消亡包括楼兰人、街道、古城以及周边生态环境在内的整个楼兰古国的突然陨落和凭空消失。更通俗点说,就是指楼兰古国整个国家的载体“一夜之间”,统统被“一锅端”了,从此消失在一望无际的大漠海洋之中。幸亏一千多年以后的1901年,被瑞典人斯文·赫定无意中发现。

试想,假设没有斯文·赫定此人,假设斯文·赫定当年不去罗布泊考察,假设斯文·赫定在罗布泊两次考察一无所获后不再去第三次,再假设第三次考察过程中没有丢失铁铲这一插曲……那么,很可能楼兰古国未必被现今的人们所知,或者很可能将是永久的秘密。

所以长期以来,许多探险家、学者、游客等,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针对楼兰古国同一个对象,他们津津乐道的主题(楼兰古国灭亡)与他们所热衷关心的问题(楼兰古国消亡),完全不是同一个问题。他们(几乎所有人)最关心也最感兴趣的是楼兰古国(载体)怎么“一夜之间”突然神秘消亡得无影无踪了?!而他们所热衷讨论的问题则是楼兰古国朝代更迭的问题,也就是讨论的是楼兰古国是什么时候被什么国家消灭了或者被什么朝代给代替了,显然这两个问题是有明显的区别的。

正因为如此,导致了长期以来,楼兰古国消亡与楼兰古国灭亡这两个问题被大家混淆了。也就是说,长期以来,大家最热衷关心的与最津津乐道的,都不是同一个问题!从而造成楼兰古国突然消亡原因这个最核心的一个问题,被大家折腾来折腾去,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许多社会历史学者认为,古楼兰的衰亡主要与朝代更迭及战争有关。多数人认为楼兰古国的最后存在时间,恰好相当于东晋十六国时期,这正是历史上政局最为动荡混乱的时期,北方许多民族自立为藩,相互战争。而楼兰正是军事要冲、兵家必争之地,频繁的战争、掠夺性的洗劫,使楼兰的植被和交通商贸地位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从而导致楼兰古国的灭亡。多数人的观点是,公元五世纪后,北方强国入侵,楼兰城破,后被遗弃,最终于公元448年被北魏(386年—534年)所灭。

是的,北魏确实把楼兰国给灭了,而问题就在这,说了大半天,分析了一辈子,还是没有说出核心问题所在——楼兰古国为何突然神秘消亡:不见了?!很显然北魏灭亡楼兰国,与楼兰国的突然神秘消亡,是两回事!

北魏在消灭楼兰国的时候,并没有把楼兰人全部给杀光了,也没有把楼兰古城给“偷走”或“藏起来”了。此外,北魏取代楼兰国的时间与楼兰国突然神秘消亡的时间并不一致,北魏灭亡楼兰国的时间是在534年之前,而楼兰国突然神秘消失的时间是在763年前后,相当于唐代中期,正是唐代宗李豫平定安史之乱之年,彼此相差约250年的历史!而大家最感兴趣的仍然还是——到底是什么神秘力量让曾经辉煌千年的楼兰国突然神秘消亡了?!

这里要说明的是,上述基于朝代更迭观点的诸多解释,非常勉强甚至是牵强附会的,是无法解释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秘密的,也就是说仅从人文社科的视角,是很难以说服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真正原因的。尤其是无法解释楼兰古国消亡的突然性、突发性和彻底性,特别是在古代冷兵器时代,很难通过一场战争带来一个国家乃至文明的突然消失。

毕竟,昔日的楼兰曾经多么的辉煌:各种风格的华丽建筑比比皆是,不同国家的语言此起彼伏,街上人流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的驼队,商人旅馆商贾云集,一派和平热闹的景象。毕竟,楼兰系西域三十六国中最强大、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在交通、文化交流及商贸上无与伦比,楼兰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是一个颇具规模、很有实力的国度……

西域三十六国:龟兹、焉耆、若羌、楼兰、且末、小宛、戎卢、弥、渠勒、皮山、西夜、蒲犁、依耐、莎车、疏勒、尉头、温宿、尉犁、姑墨、卑陆、乌贪訾、卑陆后国、单桓、蒲类、蒲类后国、西且弥、劫国、狐胡、山国、车师前国、车师后国、车师尉都国、车师后城国等国,除此之外还有乌孙、大宛、安息、大月氏、康居、浩罕、坎巨提、乌弋山离等十几西域国。

然而,当我们把分析的视角从人文社科转向自然科学,就很快分线一系列与楼兰古国突然消亡相关的蛛丝马迹——在楼兰古国相关的诸多史料和着述中,有关恶劣自然环境条件尤其是“风沙”“沙漠”等的信息数不胜数。那么,所有这些信息,是否泄露出了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其它秘密呢?

——“……楼兰国境接近玉门关,要经过楼兰境内名为白龙堆的沙漠,沙漠中经常有风,将流沙卷入空中形状如龙,迷失行人……”

——郦道元《水经注》记载,东汉以后,由于塔里木河中游主河道改道,导致楼兰严重缺水……类似的记述还很多很多。

——《汉书》进一步介绍了楼兰的生态环境:“地沙卤少田,寄田仰谷分国……“

——唐代诗人王昌龄在《从军行之四》中:“……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

……等等。

所有这些史料信息与楼兰古国所依存的罗布泊的诸多称谓出奇的“不谋而合”——“魔鬼城”“亚洲旱极”“陆上百慕大”“亚洲大陆上的死亡三角区”“生命禁区”“死亡地带”“死亡之海”等。

从人文史料、社会文献到自然科学研究成果,这些资料综合分析进一步验证了,古楼兰国从孕育、形成、发展和演进过程,始终离不开与“罗布泊”和“沙漠”“大漠”等气候环境灾变紧密相关的宿命。

楼兰古城的发现过程,泄露了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与自然因素密切相关

瑞典学者斯文·赫定,曾分别于1895年和1899年,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的罗布泊,进行地质学、生物学和人文遗迹考察。一望无际是无边无垠的沙漠之海,所到之处是无限的空寂而清冷。哪里有什么地质遗迹、生物资料和人文古迹?!

面对此情此景,一般的人通常不会再去第三次,尤其是斯文·赫定远在北欧,不远千里,艰辛跋涉,在交通极其不便的情况下,到达罗布泊考察是何等的来之不易?更何况之前已经到过荒无人烟的罗布泊考察了两次!

永不放弃——这就是斯文·赫定可贵的地方!1900年3月,他不远万里第三次来到罗布泊,继续进行他的考察工作。就在3月29日这天,值得纪念的伟大的一天,一个戏剧性的插曲,导致了一个世界奇迹的发现。

那天下午,斯文·赫定一行辛辛苦苦来到罗布泊北岸,通过选址准备开始掘井取水时,突然发现身上唯一携带的挖掘工具——铁铲不见了!不得已情况下,随同的一位当地向导,不得不返回曾经走过的原路寻找。

一路上,狂风大作,漫天风沙飞扬,天昏地暗。数小时的沙暴过后,当他睁开双眼,突然出现了完全不一样的神奇世界,在茫茫的沙海中,高大的泥塔、层叠不断的房屋,一座千年古城奇迹般地出现在眼前,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斯文·赫定立刻返回这里,当亲眼看到眼前这一切,并亲手从遗址中捡到精美的古木雕等遗物时,他兴奋异常,一边欢呼,一边断定,凭经验,这是个非常寻常的古城遗址,这是一座被遗忘已久的古城遗址。

斯文·赫定后来回忆说,“铲子是何等的神奇而幸运,不然我决不会返回那里,这是命中注定的重要发现,正是这一发现,使亚洲中部的古代史,重新焕发出不曾预料的光明!”

1901年5月,斯文·赫定第四次抵达罗布泊,对这座古城进行了详细发掘,包括小块毛毡、红布、棕色发辫、钱币、陶片、汉文、佉卢文木简、纸文书、粟特文书、丝、毛织品、木雕饰件等文物,不断出土。

通过对这些出土文物进行仔细整理和分析,斯文·赫定发现古城出土的佉卢文木简牍上,多次出现“Kroraina”一词,结合遗址发现的汉文简牍,推定楼兰是“Kroraina”的译音,最终将此城称为楼兰。史料上楼兰名称最早见于《史记》。

斯文·赫定回国后,把收集到的重要出土文物,交给德国的考古学家和医学家鉴定,断定这座古城就是史料上记载的赫赫有名的楼兰古国!从此整个世界震惊了,随后许多国家的探险队,随之蜂拥不绝。

1970年代以来,我国对罗布泊进行了大规模的发掘研究,取得了许多最新成果和新发现,经过历史学家、文物学家长期不懈的努力,曾存于沙漠之海千年之久的楼兰古国的神秘面纱被揭开,曾经辉煌的楼兰古国终于重见天日。

楼兰古城遗址及人文景观,泄露了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与自然过程紧密相关

根据不同时期的考古挖掘结果,楼兰古城、海头古城、米兰古城、小河墓地、太阳墓、瓦石峡古城等遗迹遗存,主要分散分布于孔雀河西部沿岸,而该地区在漫长的地史时期,一直淹没于浩瀚的“沙漠之海”之下,所有这些遗迹遗存都呈现原始、原真、原本的自然分布状态。太阳墓遗址位于孔雀河古河道北岸,面积约1600平方米,古墓有数十座,呈太阳放射光芒状。这里出土了已有3800年之久的印欧人种的“太阳公主”,发现了5000-6000年以前的石刀、石矛、石箭头、细小石叶、石核,以及石球、手制加沙陶片、青铜器碎片、三棱形带翼铜镞、兽骨、料珠等古人类遗址遗物。这清楚地表明,今天已是不毛之地的楼兰,自新石器后期、青铜时代直至汉代前期,的确曾经是绿草萋萋的绿洲。

楼兰古城遗址,曾经辉煌一时的楼兰古国首都,整个“淹没”在罗布泊西岸“死亡之海”的雅丹地貌之中,位于现今新疆巴音郭楞州若羌县北境,地处罗布泊以西,孔雀河道南岸7公里处。

海头古城遗址位于楼兰古城西南约50公里处,出土的文物包括细石器、陶器、建筑木雕、铜铁器和钱币等,它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罗布泊地区仅次于楼兰古城的第二大城。据说公元4世纪30年代后,因楼兰城废弃,西域长史府治所即迁址于此。

米兰古城遗址位于若羌县城东80里处,由唐代吐蕃古戍堡和周围分布的魏晋时期的古建筑群遗址,以及汉代屯田水利工程设施和伊循城遗址所组成。米兰古城遗址是一组不同年代的跨文化遗址群,主要包括佛塔和佛寺、灌溉水利渠、烽燧和戌堡遗迹,吐蕃文木简、文书、兵器、漆皮甲片、织物、用木、陶、石制的生产和生活用具,以及吐蕃人的窑址、冶址和墓葬等,反映古代米兰曾是一座古代绿洲城市,是丝绸之路南道的一个繁忙贸易中心。

瓦石峡古城位于新疆若羌县城西部80公里的瓦石峡乡博孜也尔村西南附近的沙丘中,出土文物包括隋、唐、宋三个时期的钱币和丝织品以及元代的汉文文书和玻璃器皿等,并残留有冶炼金属和烧制器皿的土窑,炉渣堆积如山,陶片、砖块和玻璃碎渣遍地,表明约2000年前,这里曾是古楼兰国的经济重镇,也是中亚粟特人居住和生活的中心。

所有这些珍贵的历史遗迹和人文景观,如果没有斯文·赫定、斯文·赫定不去罗布泊、斯文·赫定不去第三次、没有丢失铁铲……那么,这些很可能将是沙漠之海之下永久的秘密。

小河公主墓地位于楼兰库姆河支流——小河东岸约5公里处,为一浑圆的小山丘,分布有废弃的城墙遗迹,还有木乃伊、骷髅、被支解的躯体、随时绊腿的巨大木板和厚毛织物碎片。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一船形木棺中有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尸,这就是传说中的“楼兰公主”“罗布女王”,她已在沙漠之下沉睡了2000多年。据考证,小河很可能是楼兰古城居民们的公共墓地。

楼兰古国诸多历史之谜,泄露了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与气候环境灾变之间的紧密关系

楼兰古国遗留有很多未解之谜,最引人注目的是“太阳公主”与“小河公主”消亡之谜?楼兰人先祖从何而来?沙漠之海为何出现永不腐失的“千年干尸”?

首先,我们来谈谈关于“太阳公主”与“小河公主”的古老秘密。“太阳公主”与“小河公主”是同一个人吗?他们属于同时代的人吗?他们是什么关系?怎么消亡的?

据考古记载,楼兰古国文明从新石器后期开始,孕育了至少6000年的人类历史,在这漫长的历史演进过程中,经历了至少两个明显不同的文明阶段,在这两个文明之间,出现了大约1500—2000年的漫长的文明空白期,造成了所谓的“罗布泊文明的断层”。

前一个是代表新石器后期-青铜时代的“太阳公主”时期,大约公元前1700—2000年以前的所谓的“罗布泊文明”时期,该时期以太阳墓遗址文明为代表。古墓共有数十座,每座都是中间用一圆形木桩围成的死者墓穴,外面用一尺多高的木桩围成7个圆圈,并组成若干条射线,呈太阳放射光芒状。

经碳14测定,太阳墓至少已有3800年之久。那么问题来了,它是哪个民族哪个部落的墓地?为何葬在这里?这群人居住在何方?是把太阳当做图腾建造此墓还是另有它意?罗布泊文明和楼兰文明之间近2000年的文明断层,又是怎么一回事?他的突然消亡与距今约3500年开始的沙尘暴事件有什么关系?

后一个是相当于汉唐文明的“小河公主”时期,即所谓的狭义的“楼兰文明”时期。大约距今约2100年前(公元前176年)—1400年前(公元630年),该时期以海头古城、楼兰古城、米兰古城、小河墓地等遗址为代表。传说中的“小河公主”“楼兰公主”或“罗布女王”,就生活在这个年代。

这个时期,楼兰曾是人们生息繁衍的乐园,它东起古阳关附近、西至尼雅古城、南至阿尔金山、北至哈密,有烟波浩淼的罗布泊,环绕着清澈的孔雀河,人们在碧波上泛舟捕鱼,在茂密的胡杨林里狩猎,沐浴着大自然的恩赐。而问题是,曾经生活于宜居绿洲环境中的“小河公主”,为何突然凭空淹没于一片沙海之下?

值得提及的是,与“太阳公主”相对应的地史时期——全新世中期,与“小河公主”时期相对应的地史时期——全新世中晚期,均为罗布泊气候潮湿温暖、河湖发育、水草肥美时期;而这两次文明之间的文明空白期,即距今约3500年(公元前1481年)—2200年前(公元前176年)期间,则与全新世晚期罗布泊气候干旱炎热、沙尘暴盛行、湖水枯竭时期相对应。这两次主要的文明时期繁盛与其所处自然环境的“繁盛”时期相一致,而文明空白期则与罗布泊的气候环境灾变事件相对应,这是否在暗示——楼兰文明与罗布泊的兴衰有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气候环境灾变事件。由于地球外部事件的影响,导致全球气候急剧变冷、引起海平面急剧下降、海水盐度变大、区域沙尘暴、气温异常下降、气候区域突变等,这种剧烈、突然、异常的气候环境变化,称为气候环境灾变事件。

其次,我们来谈谈楼兰古国的先祖是谁?他们到底从何而来?到底是谁最早在这方神秘的土地上生息繁衍?是谁创造了沙漠腹地灿烂夺目的绿洲文明?

据史料考证分析,距今约5000年前,西方欧罗巴人的一支吐火罗人(Tocharians),开始向东方水草丰美之地迁徙,不知不觉来到罗布泊西岸这片神奇的土地。

当他们看到罗布泊这片不是江南胜似江南的美景,情不自禁地驻足,在此定居下来,不断繁衍生息、代代相传。

他们开始掌握了灌溉技术、制铜技术、纺织技术,开始大规模开发他们的家园,他们从东方引入黍,从西方引入小麦,在绿洲中开垦出大面积的农田(源自“罗布泊不是传说”,星球研究所,2019)。

他们饲养牛、羊,切其皮革为鞋靴,纺其毛绒为毡帽,还有如短裙般的女式腰衣,他们信仰灵魂不灭,以保护好祖先灵魂寄寓之所为头等大事,并频繁举行隆重的原始宗教仪典。充足的胡杨木为他们提供了最佳的原材料,包括制作真人大小的木俑、打造数量众多的船形木棺(源自“罗布泊不是传说”,星球研究所,2019)。

与此同时、吐火罗人还与周边东方人群混血,形成相貌俊美的混血儿,其中一位女性尤以美貌着称,她白肤栗发、高鼻深目、头戴尖顶毡帽、斜插禽鸟翎毛,这就是传说中的楼兰美女……

印欧人种。一般指白色人种,又称欧罗巴人种、高加索人种,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分布最广的人种。 主要集中分布于欧洲、北非、西亚、中亚、南亚、北美洲、南美洲和大洋洲。白种人原生地是欧洲、北非、西亚、中亚和南亚。印欧语系。是当代世界上分布区域最广的一个语系,使用者几乎遍及整个欧洲、美洲、澳大利亚、新西兰,还有非洲和亚洲的部分地区。是世界上第一大语系,占世界人口的41.8%。包含了四百多种语言,其中包括英语、德语、法语、俄语、威尔士语、希腊语、印地语、伊朗语、阿尔巴尼亚语、亚美尼亚语、波罗地语等。吐火罗语。是印欧语系中的一种独立语言。是20世纪初,在塔里木盆地发现的另一种中亚死语言,在库车、焉耆和吐鲁番等地的古城和敦煌莫高窟藏经洞中,发现了大批用吐火罗语言书写的宗教、文学和医药文献。1984年英国学者D.Q.Adams用统计学方法推断吐火罗语最接近日耳曼语族,其次为希腊语族、印度语族、斯拉夫语族、拉丁语族。

最后,我们来谈谈有关楼兰古国“千年古尸”之谜。无论是“太阳公主”还是“楼兰美女”,她们身处沙漠之海如此恶劣的环境条件,为何永不腐失而成“千年干尸”?

众所周知的埃及木乃伊,经过特殊处理,迅速脱水,去除内脏,使用香料防腐,才能保存千年,而在这些“千年干尸”身上并未发现任何人工处理的痕迹!

更为神奇的是,不仅“楼兰美女”的体貌犹在、“微笑”尚存,出土棺木的木质结构清晰,出土的衣物、斗篷、牛皮、木桩犹存,周围的胡杨、红柳历历在目……所有这些,泄露出“楼兰美女”的千年不腐与“沙漠之海”之间密不可分的秘密。

沙漠本身就是干尸的自然博物馆。罗布泊地处特殊的地理环境,海拔780米,光照强烈,四周群山环绕,热气都聚集在盆地内,造成了长久高温的环境。其次,盆地降水量少而蒸发量巨大,墓室大多地势高敞,高温干旱,本身就是一个天然“干燥箱”。加之,长期高温干燥环境,沙漠本身成为无菌环境,使干尸得以长久保存。

罗布泊的地质演变历程,泄露了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与罗布泊兴亡之间的休戚与共

罗布泊作为形成于早更新世的湖泊盆地,其形成演化至少有250万年的历史。而位于罗布泊西北岸的楼兰古国,其孕育、发展自然与罗布泊近10000年以来的演化过程密不可分,可以说楼兰古国的兴盛与衰亡就是罗布泊自然过程的一面镜子。

从10000年以来,罗布泊演化进入了全新世时期。该时期表现为由晚更新世的干燥炎热逐渐转变为全新世的潮湿气候背景,同时表现为潮湿气候与干旱气候的频繁交替。这种气候环境特点不仅影响着罗布泊的自然过程,还具体影响到楼兰古国的发展演化进程。

距今约9800—11500年期间,主要为干燥炎热气候背景。此时罗布泊主要处于河流、湖泊环境,同时沙尘暴作用较为强烈,沉积形成了浅黄色粉砂质泥岩和粉砂岩为主的湖泊沉积,并夹有厚度不等的黄色粉砂泥质膏盐层。

距今约9800—8100年期间,气候变为湿润温暖特点。风暴作用变弱,塔里木河、孔雀河、米兰河、瓦石峡河等与罗布泊联通,河流径流量较大,沿河流两岸发育绿洲,湖水水生植物发育,生态环境条件明显好转。这个时期,罗布泊以淡水湖—微咸水湖为主。

距今约8100—6000年期间,气候逐渐表现为干燥炎热时期,沙尘暴作用加剧。值得提及的是,距今约7800年的时候,进入中更新世地史时期,由于受到新构造运动和气候干旱事件突发的双重影响影响,罗布泊进入“动荡不安”的岁月。

距今约6000—3500年期间,属于气候潮湿温暖时期。这里形成了以罗布泊大湖为中心的大片湖泊群,河流两岸及湖泊四周,生机盎然、水草肥美,成了大漠腹地深处湖泊、河流、草地、胡杨、候鸟等竞相绽放生命的地方,从而为楼兰先祖的到来和古楼兰的孕育发展,奠定了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基础和生存条件。

尤其是距今约5000—3500年间,由于气候条件与生态环境进一步改善,西方欧罗巴人的一支——吐火罗人,不断向东方跋涉迁徙,当看到水草丰美的罗布泊西岸,他们停下了前行的脚步。他们开始繁衍生息,开始全新的生活,开垦出大面积的农田,开始大规模建造自己的家园,不仅养育了美丽的“太阳公主”,而且孕育出了太阳墓文化。

距今约3500年—2200年前期间,气候炎热干旱,强烈蒸发,湖水退缩,沙尘暴肆虐,罗布泊出现多次干涸事件,积形成了以粉细砂为主、含较多中粗砂及白色膏盐沉积物,这次干涸事件造成了罗布泊文明的断层,持续长达约1305年。

距今约2100年前—1400年前,气候变为温暖湿润,河网纵横、湖泊密布,成为水草肥美之地,楼兰古国演化进入历史鼎盛时期,统治着塔里木盆地东南大半区域,进一步激活、发展了古代丝绸之路,成为商贾云集的重要通商口岸和重要的区域旅居集散地。传说中的“楼兰公主”就生活在这个年代。

距今约1500年的时候,这里发生了新构造运动。随着气候极端干热化与构造活动的共同影响,这里主要为干盐湖环境,湖泊水体变浅,范围缩小,演化进入充填萎缩阶段,湖盆又一次干涸消亡。从而导致人类活动的消失殆尽。

距今约1110—700年期间,这里主要为温暖潮湿气候条件,降水增多,河流汇入罗布泊,使湖泊和沼泽面积扩大,生物多样性增加,湖泊西岸地面植被增多。历史记载中的唐代“边屯如云”,早已荒芜的楼兰古城,又一次焕发青春。

距今约700—102年,此时正直明、清时期,气候逐渐进入干旱寒冷期,沙尘暴开始肆虐。清乾隆二十四年(1760年),塔里木河出现改道,其下游继续流经孔雀汇入罗布泊,罗布泊水体逐渐向北扩展。

距今102以后,气候转暖,人类干扰活动明显增强。1899—1903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Sven Hedin)发现了罗布泊、楼兰古城和雅丹地貌。1964年与1967年,分别在此成功试爆第一枚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1972年罗布泊完全干涸,造成现今之罗布泊盐漠。

楼兰古国与罗布泊之间的时空关系,泄露了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与“死亡之海”紧密相关

楼兰古国的孕育、发展及演化与罗布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地质演化事密切相关,从某种程度上讲,楼兰古国的孕育、发展和兴衰是罗布泊和“死亡之海”自然演化过程中全新世时期的产物。

距今约250万年,即相当于早更新世时期,罗布泊开始了其漫长的地质演化历史,这种地质历史主要表现为活跃的新构造运动背景下,干热期沙漠盐湖与潮湿期淡水湖环境之间的多旋回交替,形成了200—500米不等的沙漠-湖泊-河流沉积岩层,为楼兰古国的孕育和形成奠定了基础和前提。

而楼兰古国作为分布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东部的罗布泊西岸边的西域着名古国,就是在距今约5000年时候,西方欧罗巴人中的一支——吐火罗人(Tocharians),开始向东方迁徙过程中,在此驻足、定居,不断繁衍生息、代代相传,不断聚集、壮大的结果。

楼兰古国在其孕育、形成、发展和演进过程中,与罗布泊和“死亡之海”演化戚戚相关。楼兰古国在公元前176年前建国至公元763年左右消亡的800多年历史中,就经历了至少三次较大规模的气候环境灾变事件的影响。

从空间上看,楼兰古国就位于“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东部的罗布泊的西北岸(图1)。由于地处东天山与东昆仑山之间的河西走廊上的重要驿站,有利于成为古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和国际性中转城市的同时,另一方面也成为源自北西方向的西北风向东南肆虐的重要通道,以及源自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沙尘暴事件的活跃通道和自然灾变多发地带。

河西走廊。夹在祁连山与合黎山、龙首山等山脉之间,狭长且直,形如走廊,因地处黄河之西,被称为“河西走廊”。自东南往西北,依次经过东端凉州(武威)、甘州(张掖)、嘉峪关、肃州(酒泉)、西端瓜州、沙州(敦煌),一直延伸到玉门关附近。长约1000公里,宽数公里至近二百公里。

由于楼兰古国地处孔雀河道南岸的7公里处,西南通且末、精绝、拘弥、于阗,北接车师,西北临焉耆,东近白龙堆,通敦煌,扼丝绸之路的要冲,地处汉与西域诸国交通要塞,因而成为东部“大汉帝国”和北部匈奴的“必争之地”。楼兰古国一方面,不得不通过巧妙周旋于汉和匈奴两大势力之间维持其国家生命。另一方面,也难逃被“大汉帝国”和匈奴实施怀柔政策的宿命。

可见,楼兰古国在其孕育、形成和发展演进历史中,不仅面临着周围各种“列强”的打压、战争和吞并的危险,同时还面临着“死亡之海”沙暴暴袭击和罗布泊干旱气候的双重威胁。

图1 楼兰古城在罗布泊及塔克拉玛干沙漠沙漠中的位置

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气候环境灾变成因过程再现

结合上述六个方面的综合分析,楼兰古国的孕育、形成、发展、轮回及消亡,与“沙漠”“气候”“死亡之海”等自然事件紧密相联。地处无边无垠的死亡之海腹地的地理区位,决定了楼兰古国不能独立于罗布泊之外而独善其身,决定了楼兰古国的命运与罗布泊的兴亡生死攸关,没有了罗布泊,也就没有了楼兰古国,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作者以为,至少250万年地史的罗布泊地区经历了至少10次的较大规模的气候极端异常和新构造事件,是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根本原因。正是因为气候环境极端异常和新构造事件导致了一系列区域气候环境灾变事件,这种灾变包括沙尘暴袭击、气候突然变冷如冰期、气候异常酷热如缺水、环境突变如地震等,这些灾变事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往往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从而造成楼兰古国的突然神秘消亡。

首先是沙尘暴灾变,罗布泊地区只是相当于“死亡之海”的“微小部分”,而楼兰古国在罗布泊面前则只是“沧海一粟”,自己的“生”与“死”,受控于周边的大漠环境的变化。在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作为小小的楼兰古国,自然难逃自然界灾变所带来的灾难,最明显的就是沙尘暴事件,古代沙尘暴事件可不像现今的沙尘暴那样“稀罕”和“柔情”,而是恐怖的“飓风”造成的巨大而惨烈的沙尘暴作用,是一种区域甚至跨区域事件,瞬间可造成一个地区甚至一个国家瞬间淹没于沙海之下,而沙海之上的一切是一片风平浪静。新石器晚期-青铜器时期的“太阳墓文明”的突然神秘消亡,就与公元前1481年)—2200年前期间的气候极端异常和沙尘暴灾变事件多发密切相关。

其次是气候突变,罗布泊的形成演化过程,本身就是“生”与“死”的考验轮回,在250万年以来的地史演变过程中,罗布泊发生引起生物绝灭的比较大规模的干旱炎热气候极端异常事件至少10次之多,而小规模、小尺度的气候极端异常事件更是不计其数!通常,这种极端异常气候事件不是地区性的,而是区域性的或者是跨区域性的,甚至是全球性的,可以瞬间造成一个城市、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突然消亡,就像地球地史过程中的六大地球生物绝灭事件一样。很显然,在这种区域灾变事件面前,小小的楼兰古国,又算得了什么呢?晚更新世初期,即距今约1500年开始的干热化气候极端异常时期,加之新构造运动造成的河流断流事件,造成了罗布泊干盐湖环境,演化进入充填萎缩阶段,湖盆又一次干涸消亡,最终造成“小河公主”“楼兰公主”或“罗布女王”文明的突然神秘消亡。

最后是环境突变,包括罗布泊和楼兰古国在内的“死亡之海”和塔里木盆地,在其地史演化的8亿年以来,曾经历了地史上多次的地壳构造运动,除了具有全球性意义的加里东运动、海西运动、印支运动、燕山运动等以外,如1800万年以来发生的青藏运动、昆仑运动、北山运动等,对“死亡之海”和罗布泊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尤其是在250万年以来的罗布泊形成演化过程,正处于新构造运动活跃时期,在这过程中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构造运动不计其数,所导致的环境灾变事件的程度和广度是人类无法想象的,就连汶川512地震,在这些环境灾变事件面前,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应该说明的是,在楼兰古国形成演化过程中遭遇的气候环境灾变事件,有时候是以气候突变事件为主,有时候是以沙尘暴事件为主,有时候是以环境突变为主,而楼兰古国最终消亡的原因就是以区域性大沙尘暴事件为主,叠加有炎热干燥气候极端异常事件和新构造运动事件的综合作用。

如果了解了罗布泊的来龙去脉及其与楼兰古国之间的固有关系,那么应该对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秘密有所了解。这里,作者基于自然科学的角度,认为人类历史上的国家或者文明的消亡,从消亡的性质和特点,可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突变事件(accidently或abruptly),另一种是渐变事件(gradually 或progressively)。

所谓突变事件,就是在毫无预知、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突发灾变事件,就是常说的瞬间之间的“一锅端”。这种事件通常属于发生于自然界的自然成因事件,如常见的地震、火山喷发、气候突变(如厄尔尼诺)、沙尘暴、冰期、海啸、太阳核爆、新星爆发、星球碰撞、生物绝灭、地磁倒转、海平面升降等。与人为事件最大的不同是,自然灾变事件具有如下特点:一是在时间上是短暂的,或者说是瞬间就结束;二是在空间上影响的范围非常广泛,从一个地区到一个国家乃至整个地球板块;三是从破坏程度上造成绝灭的程度是巨大的和彻底的,往往造成事物消亡性质从根本上的变化。当然,随着科技的发展,极端的人为突变事件不断出现,如广岛轰炸等核战争导致的人类绝灭。

所谓渐变事件,其特点是事情的发生是循序渐进式的,并没有造成事物消亡性质的根本性变化,国家或者文明的灭亡需要一个过程,例如古代战争,因为属于冷兵器时代,不可能一瞬间或很短的时间内,带来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文明的消亡。这类事件通常属于发生于人类界的人为成因事件。通常认为,在古代冷兵器时代,通过战争方式来实现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文明的突然灭亡,一般来说是不彻底的,或者说是很少的。历史上许多曾经强大的古国或者文明的突然消失,大多与自然环境的突变和灾变密切相关,如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古希腊等古国文明,仅从古代战争的角度去解释其突然消亡的原因,说服力是有限的甚至是牵强附会的,楼兰古国也是如此。因为只有大自然的力量,才具备导致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文明的突然神秘消亡的强大力量。

综合上述罗布泊的形成演化地史过程和楼兰古国凭空消亡所留下的证据,可推知孕育于沙漠之海深处的罗布泊与楼兰古国的灭亡突然神秘消亡是何等正常的事情!亦即楼兰古国的兴盛及消亡与罗布泊的自然演化过程密不可分,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就是这个道理。

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有关的争论主要有哪些?

如上所述,由于楼兰古国消亡与楼兰古国灭亡这两个问题被大家混淆了,造成长期以来有关楼兰古国突然消亡原因这个最核心问题,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目前,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主要包括:

一是战争说。这种观点认为古楼兰国作为河西走廊的必经之地、军事要冲、兵家必争之地,北方强国入侵,频繁的战争与掠夺性劫掠等,导致古楼兰国的灭亡。作为要地和重地,楼兰古国历史上曾经被匈奴、吐蕃、月氏等国统治过。这种说法比较普遍。

二是瘟疫说。也就是传说中的“热窝子病”,也有人称“鼠疫”。这是一种可怕的急性传染病,这种病通常带来一家人、一村人的死亡??一场从外地传来的瘟疫,夺去了古楼兰国十之八九居民的生命。而侥幸存活的人,在巨大的灾难面前,纷纷逃离楼兰,远避他乡,最终导致了古楼兰国的衰亡。

三是湖泊迁徙说。罗布泊是古楼兰国的生命之源,罗布泊的迁移变化,使楼兰古国水源枯竭,植物死亡,导致了气候恶劣,楼兰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家乡,楼兰古城也就在历史上消失。正如斯文·赫定认为的,罗布泊南北游移的周期是1500年左右。3000多年前有一支欧洲人种部落生活在楼兰地区,1500多年前楼兰再次进入繁荣时代,这均与罗布泊游移有直接关系。

四是水源枯竭说。由于罗布泊向北迁移、气候干旱导致水源枯竭,生态环境恶化,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人们为了生存弃城而走,去寻找新的水源。或上游河水被截后改道,人们不得不离开楼兰古国。间接的证据是,楼兰古国曾颁布过迄今为止的世界上最早的环境保护法律。

五是丝绸之路说。这种观点以为,认为楼兰古国消失与丝绸之路北道的开辟有关。由于丝绸之路北道的开通,经过哈密(伊吾)、吐鲁番的道路通行,造成经过楼兰古国的丝绸之路南方沙漠道被废弃,从而致使古楼兰国随之失去了往日的光辉。

六是气候变化说。包括干旱灾变和洪水灾害说两种观点。前者认为,大约3600年前(即公元前1481年)—2200年前(即公元前176年),由于气候干旱炎热,沙尘暴肆虐,罗布泊出现干涸事件,导致楼兰古国消亡,造成文明断层,该文明空白期一直持续了1305年之久。

七是洪水说。这种观点认为,由于罗布泊周围的天山、北山、昆仑山等冰雪融化,导致洪水淹没泛滥。楼兰古国的毁灭可能是当时某一段时期里罗布泊水位抬升,孔雀河与塔里木河等河流下游注入到楼兰古城,或罗布泊湖水向西蔓延淹没楼兰古城,致使楼兰古城毁灭,如公元1958年曾爆发的夏季天山大洪水事件。

八是“河流改道说”。由于塔里木河改道南行,注入台特马湖,只有孔雀河之水流入罗布泊,水量大减,造成了罗布泊逐渐缩小,以至干涸。由于严重缺水,楼兰先祖们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只好远走他乡,最终楼兰古国从此灭亡。

九是生物入侵说。这种说法认为楼兰古国灭亡是被外来生物入侵打败所致。传说一种从两河流域传入的蝼蛄昆虫,在楼兰没有天敌,生活在土中,能以楼兰地区的白膏泥土为生,成群结队地进入居民屋中,人们无法消灭它们,只得弃城而去,最终造成楼兰古国的灭亡。

在这些观点中,无论是战争说、瘟疫说、湖泊迁徙说,还是水源枯竭说、丝绸之路说、气候变化说,抑或是洪水说、“河流改道说”、生物入侵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它们不约而同、不谋而合的共同点就是——都在谈论楼兰古国是如何灭亡的或者是如何朝代更迭的,就是没有说清楚楼兰古国为何突然神秘消亡的问题,也就是说,并没有解决人们所共同关心和共同感兴趣的问题——楼兰古国为何突然神秘消失不见了。

如何看待楼兰古国的突然神秘消亡?有何启示?

大自然的地史演化是有旋回性的,国外叫做威尔逊旋回。作为人类发展历史,也是有周期和轮回的。看一看曾经多么强大而伟大的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古希腊、古波斯帝国、玛雅文明等,都未能跨自然规律,更何况区区楼兰古国?!

罗布泊作为大自然地史演化过程的产物,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结果,而楼兰古国就是罗布泊这个自然产物的一小部分。如果你真正地了解了罗布泊的来龙去脉,就可能基本明白了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根本原因。

从时间上看,“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至少已有几亿年的地史,罗布泊的地史也至少250万年了,而位于罗布泊西北岸“一丁点”的楼兰古国最多也就1万年,只相当于罗布泊250万年历史长河中的一瞬!

从空间上看,罗布泊面积2万多平方公里,而楼兰古国不到0.15平方公里,奚落地分散于罗布泊西北岸的雅丹地貌群中并成为其中一部分,楼兰古国在罗布泊面前,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面前,在塔里木盆地面前,乃至整个西北大漠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罗布泊作为大自然中微不足道的“子孙”,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因为它必须服从大自然的固有规律,“生”与“死”都不以自己意志为转移,更何况依附于罗布泊西岸边上的楼兰古国?!

作为自然界演化的产物,人类应学会客观地看待大自然与人类之间的辩证关系,就可以冷静、客观地发现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根本原因。小到一个人、一个群体,大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乃至一个文明,必须遵从生老病死、生命轮回的自然规律!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永远是渺小的,大自然永远是人类的导师。要想客观地揭开楼兰古国突然神秘消亡的神秘面纱,首先有必要去了解罗布泊的形成演化史,在没有了解罗布泊来龙去脉的前提下,去空谈评判楼兰古国的突然神秘消亡之谜,那是不科学和徒劳的。

新发现之祣:什么神奇力量造成了楼兰古国的突然神秘消亡——源于自然科学的秘密